写平常小事,情动天下人

2019-11-26 作者:历史文化   |   浏览(99)

临行密密缝,意恐迟迟归……”唐代诗人孟郊的一首《游子吟》,形象生动,情真意切,吟唱出多少远行游子的心声,更道出了天下母亲的无限牵挂。颜全毅编剧、杨小青导演的越剧《游子吟》,取意“游子”这一意象,正是“凿空”为孟郊立传的壁障,非常真诚真挚地讲述了母子之间的情感。“游子”所对应的不单是对母亲、家庭的牵挂,这牵挂还包括对故乡的一草一木、一山一水和无数的人与事。越剧《游子吟》很诗意,画面简洁,清新淡雅,舞美、灯光等外部形式的处理尤其娴熟得当。同时,在诗化越剧、文人越剧、都市越剧之外,杨小青导演对民间情感的关注让人期待,甚至可能打开一个崭新的视野——以现代立场重返乡土民间,拾掇、缝补乃至编织新的乡土,反映可能被忽视的人们的精神世界。

图片 1

逢年过节回老家,很多开车的都会晒一下后备箱,父母亲给装得满满的一车乡土特产,其实这些都是沉甸甸的亲情,是父母对于远行工作,一年才回一次家的游子深切的爱意,怕他们思念家乡,在外打拼吃不好,所以给装了很多家乡的食物。这份父母亲对于游子的爱虽形式不同,但是情感千年来从未改变。在2000多年前的唐朝,诗人孟郊写过一首《游子吟》,“谁言存草心,报得三春晖。”歌颂的母爱引起前人今人无数的共鸣,成为歌颂母爱的经典之作!

孟郊;母亲;游子;越剧;导演;情感;乔心盈;牵挂;唱腔;戏剧

德清县人民政府副县长洪延艳主持新闻发布会 饶雨蒙 摄

图片 2

“慈母手中线,游子身上衣。临行密密缝,意恐迟迟归……”唐代诗人孟郊的一首《游子吟》,形象生动,情真意切,吟唱出多少远行游子的心声,更道出了天下母亲的无限牵挂。在那个群星璀璨的唐朝,孟郊未必算得上是最优秀的,但此中所蕴藉的游子情怀,却别有一种身影茕然的惆怅和依恋,就像他一生的坎坷,最堪垂悯而承载母爱的伟大。

杭州11月6日电“慈母手中线,游子身上衣……”这是一首穿越千年的乐府诗,也是一编情动世人的戏剧。6日,新编越剧《游子吟》在浙江杭州举办新闻发布会。这部由中共德清县委、德清县人民政府和浙江越剧团联合打造出品的新编越剧,将于今年11月18日在浙江音乐学院真情首演。

写下这首诗的诗人孟郊,字东野。是个苦吟诗人,有“诗囚”之称,出自元好问《论诗三十首》中的第十八首提到“东野穷愁死不休,高天厚地一诗囚”,这句诗其实也概括了孟郊的一生,他一生穷苦,仕途不顺,两次考进士不中,直到四十六岁时才中了进士,任一县尉。

钱钟书在《谈艺录》中说:“史必征实,诗可凿空。 ”其解诗之道,不求以诗证史,而以艺论诗,讲究诗的语言修辞、情感意境。颜全毅编剧、杨小青导演的越剧《游子吟》,取意“游子”这一意象,正是“凿空”为孟郊立传的壁障,非常真诚真挚地讲述了母子之间的情感。编剧和导演都十分熟悉越剧,取意而写意,本是他们所擅长的。在孟郊乏善可陈的人生经历和十分有限的史料记载中,越剧《游子吟》选择了进入诗歌意境的合适角度和方式。

据了解,该剧创演班底十分强大,其中,编剧由中国戏曲学院戏文系教授、硕士研究生导师、著名编剧颜全毅担任,著名戏曲导演杨小青担任导演。在演出阵容上,国家一级演员、第26届中国戏剧梅花奖获得者王滨梅扮演孟郊的母亲,优秀青年演员汪舟格扮演孟郊,此外,全剧配戏的演员还大都是浙越的老戏骨。

他的家中清贫,但是孟郊的母亲一直支持他读书。

全剧通过母亲两次送孟郊、孟郊最后送母亲的“三送”,建立了全剧的情感关系。它并不泛泛地描述赶考和送别,而是把孟郊的爱情、婚姻和功名诉求的冲突,捏揉进母子关系之中,让全剧的戏剧冲突、情感表达丰盈起来。对于一个孤儿寡母的家庭,科考功名几乎是所有的期盼。母亲明明看到孟郊与乔心盈青梅竹马、两情相悦,但面对家境的差距、乔家要告官剥夺孟郊功名身份的威胁,她只好狠心拆散两人。这对孟郊的打击是巨大的。他的沉沦落魄成了推进戏剧冲突的关键。孟郊冷待妻子、酗酒撒疯,他不能理解母亲的苦心,质问母亲。母亲是过来人,可母亲又何曾是过来人呢?孟郊和母亲,都在摸着石头过河。“儿啊儿,你怎知世上做娘无人教,全凭初心一世修”,母亲教导孟郊如何做人,凭的就是那一片初心和苦心。这一大段唱词唱腔,情感饱满酣畅、直钻人心,是极其感人的。

与以往大多表现名人的人生风光和优异功绩不同的是,新编越剧《游子吟》一反常态,不写乡贤孟郊的人生业绩、辉煌成就,而当作第一主角极力塑造的是孟郊诗作《游子吟》中,那个全神贯注、为儿子远行缝补衣服的“慈母”形象。

图片 3

“游子”所对应的不单是对母亲、家庭的牵挂,这牵挂还包括对故乡的一草一木、一山一水和无数的人与事。母亲是那个最显性的形象,而乔心盈所代表的年少时的恋情,则是投射内心的隐性形象。在越剧《游子吟》中,这两个形象是交叠的,全剧的戏剧关系、情感关系都由此产生和蕴藉。她们都是游子牵挂的心念,从而在诗歌意境、戏剧情境确保了情感和逻辑的整一性。更进一步,也超出了一般抽象的游子咏叹,不仅让人物关系变得具体、生动和感人,同时也获得了人生的普遍意义。这是《游子吟》诗情酝酿的针线所在。

图片 4该剧创演班底的主要演员 饶雨蒙 摄

寒窗苦读多年的孟郊终于在四十六岁考中进士,这说起来还是他的母亲鼓励他再考的,贞元十二年,这次孟郊中举了,很高兴。半生为功名奔波终于考上了,他随即写了一首诗:

越剧《游子吟》很诗意,画面简洁,清新淡雅,舞美、灯光等外部形式的处理尤其娴熟得当。比如,开场时的调度。母亲送行未已,灯光乍变,乔心盈出现,告知家里逼嫁的情况。导演不用幕次而用灯光来实现场景的切换,节奏紧凑,简洁明快,短短时间内就完成了戏剧性的生成、人物关系的确立。其中对母子送别的处理,孟郊不让母亲送,裴月娘偷偷跟随,转台缓缓转动,山水草木,人行且行。导演很注意匀称,也明白行走带来的视角转移,让对手的两组演员前与后、左与右适时调动位置,画面充满了流动的美感。

编剧颜全毅解释,在某种意义而言,呈现在舞台上的越剧《游子吟》,也是个现代戏,它试图呈现的是中国式母子情的特色存在。与其说是一个关于德清文化名人孟郊与其创作《游子吟》的故事,毋宁说是中国社会古来有之的亲情源泉和家庭认同故事。

《登科后》

最具诗意的是导演用了多处对比效果的调度和场面。比如,无幕次的灯光切换,让情节紧凑、悬念陡生;乔心盈出嫁,悲剧以欢乐的场面呈现,加上音乐的喜、唱腔的悲形成对比,让人别有幽愁暗恨生。静谧之处,满月悬窗,偌大的舞台砌末廖廖,一人一灯一轮月,写尽了临行密密缝的慈母意。月色的亮,灯盏的红,与母亲渐渐衰老的形象相互映衬;光阴如月,青春曾红,却再难回到她身上。此外,江南水乡,画眉桥头,渡口送别,这些环境和情境,不仅提供规定情境,也还别有诗意。比如,舞台背幕的水乡,恰是笔毫蘸墨的造型;明月窗前的窗格,又是竹简垂挂的风韵,等等,似同时提醒观众,孟郊是一个诗人。

孟郊是德清孕育的大批文化名人之一。据德清县委常委、宣传部长陈亦平介绍,德清作为孟郊故里,为了继续弘扬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,增进现代社会的人间亲情,激发人们的感恩之心和爱国热情,这次以孟郊的乐府诗《游子吟》为创作背景,历时近三年创作的“在质朴处见爆发”“在共性处见真情”的朴实新编越剧《游子吟》,不仅是今年德清“游子文化节”的一个重头戏,更将为德清的文艺繁荣与“道德高地”的知名度和美誉度提升添新功。

昔日龌龊不足夸,今朝放荡思无涯。

在以《西厢记》《陆游与唐琬》《藏书之家》等为代表的一批“文人越剧”确立强烈的文人主体意识之后,近些年来越剧界似乎都在探寻新的方向。《甄嬛传》涉足宫廷题材,青睐其中的宏富复杂;《江南好人》偏于都市化,掺入爵士舞,这些都是例子。作为“文人越剧”的开创性导演,杨小青似乎也希望找到一个突破和跨越的契机。她是很有诗人气质的导演,很擅长以意象赋诗心,“宫廷”和“都市”都不在她的心境之内。相对于强化主体意识的精英思维,颜全毅没有仰望孟郊,视角和情感更加民间。或许,这种平视恰好打动了导演。在孜孜不倦的诗意探索中,诗意的本质是什么?民间显然提供了考察维度。

而对于浙江越剧团而言,本着坚持越剧男女合演,弘扬主旋律的宗旨,积极树立当下意识,最近几年开拓创新,与地方政府合作,形成了“浙越新现象”。

春风得意马蹄疾,一日看尽长安花。

剧中的裴月娘由王滨梅饰演,表演甚为工稳,把一个教子有方的母亲在不同年龄段的形象刻画得极为感人。最感人的两段唱:一是孟郊获知真相质问时,母亲的那段“你问娘,娘能问谁去”,若记忆无误,应是用的清板慢唱,真是委婉深挚,一唱三叹,把母亲鳏寡受苦的身世、望子成龙的期盼、希望宽宥的无措自责和无奈“世上做娘无人教,全凭初心一世修”的命运感全带出来了。二是母亲打了孟郊后唱的“一记巴掌打在你脸上真响亮”,唱得急切、痛切,偏越剧唱腔自有回转润饰之意,虽似追云赶月,却能沉坠留韵,把唱词最后“寒风飞雪、苦苦站立、悲伤苍凉、白发落泪的老亲娘”的意境和形象都唱了出来。

浙江越剧团团长陶铁斧表示:“打造越剧《游子吟》,不只是在舞台上打造一台精品剧目,更重要的是关照当下,与时代同呼吸,肩负起呼唤民族精神,呼唤道德复苏的社会责任”。

图片 5

孟郊由尹派青年演员汪舟格扮演。他嗓音甚佳,唱腔醇厚隽永,尤其到中后场,情绪情感与唱腔表演的磨合渐趋天然,尹派塑造人物性格的优势越发凸显了出来。值得商榷的地方,一是开始演孟郊青葱年少时显过稚;二是表演动作过多,不像越剧的范儿,而且与孟郊孤僻内向的性格有距离。至于最后步入中老年的孟郊(包括相应渐老的裴月娘)在装束、扮相上是否需要做老,或另可探讨;但那种历经宦海沉浮、沧桑坎坷的内心支撑,或可作远近处理,起欲悠远,转要沉坠,余味平和,方可得冷清、苍茫之意。

据了解,为保证《游子吟》演出品质,该剧设置两套班底,确保完成不同演出任务。浙江越剧团“明星版”主要承担重大演出;从德清县内越剧爱好者中挑选出的“草根班”,主要承担到农村、社区的巡演,让群众在家门口免费享受艺术。

我们可以从这首诗中感受到诗人的兴高采烈和欢欣鼓舞,前两句诗是把过去的境遇和现在的进行了对比,过去的失意和今朝的登科形成强烈的对比。“春风得意马蹄疾,一日看尽长安花”这句把诗人中举后按捺不住的欣喜给表达出来,“春风得意”一词也成为后人形容事业顺利的成语。

可以商榷的地方还有三处:一是在全剧把重心放到母亲身上后,孟郊的诗人身份虽然不那么重要了,但这是他写出诗篇的前提,似乎不应忽略。二是“回送”有刻意之嫌。儿子为官,母亲何必回老家去呢?同时,这样也显得重心在“报得三春晖”,是喜剧团圆,但诗歌《游子吟》里最重要的心境,恰恰是“报得三春晖”成为一个难以实现的心愿,方显意境更阔大、更隽永。三是结尾处孟郊已步入中老年,不应如年少时喜怒形于色。青山隐隐,流水迢迢,唯此情化作乌云坠,作诗即可,天地可鉴,喊出献诗母亲,大可不必。

图片 6

尽管如此,越剧《游子吟》无疑是感人至深的。颜全毅的创作总能别具生趣、给人启示。同时,在诗化越剧、文人越剧、都市越剧之外,杨小青导演对民间情感的关注让人期待,甚至可能打开一个崭新的视野——以现代立场重返乡土民间,拾掇、缝补乃至编织新的乡土,反映可能被忽视的人们的精神世界。重点不仅是伦理情感,更在于贯穿其中的情感逻辑和人性幽微所反映出的人的现代意识。

中举后的孟郊迫不及待的回乡和母亲分享这喜悦,和朋友游玩山水后去赴任。虽然孟郊中举时候已经快年过半百了,但是这么多年一直是他母亲支持着他考取功名,给予钱财和精神的支持。到了贞元十七年,他的母亲又叫他前去洛阳应铨选,孟郊也是一个大孝子,听母亲的话前去应试,被选上了溧阳县尉,出发前去赴任前,孟郊的母亲目前在灯下给他缝补衣服。孟郊回想这半生才考中功名,而他的母亲为他付出了很多心血,于是写下了一首《游子吟》:

慈母手中线,游子身上衣。

临行密密缝,意恐迟迟归。

谁言寸草心,报得三春晖。

图片 7

我们可以看到这几句朴素的语言,把一个在灯下给即将远行的游子缝补衣服的慈母形象勾勒出来了,“密密缝”“迟迟归”写出了母亲对即将远行的孩子的担忧。“谁言寸草心,报得三春晖”这句表达了母爱的无私和伟大。

图片 8

这首诗也称了诗人最广为传颂的作品之一。诗人用了“缝衣服”一件普通平凡的小事来表达了母爱的伟大,母爱的无私奉献就蕴含在这种日常的小事当中。《游子吟》千年以来被无数文人传颂,现在的小孩子也都会背诵这首诗,知道他所表达的情感。“谁言寸草心,报得三春晖”如果说这世上有什么感情是无私奉献的,恐怕也只有难以报答的母爱。

图片 9

现代作家龙应台在《目送》中说过:

“所谓的父女母子一场,只不过意味着,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。你站立在小路的这一端,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,而且,他用背影默默告诉你:不必追。”

图片 10

这世上所有的感情都指向相聚,只有父母子女一场,是远离,是渐行渐远。所以古人有“父母在,不远游”之说。好在现在交通通讯发达,我们可以常回家看看,多打电话给家里,要知道,世上有人牵挂你。父母在,人生尚有来处。珍惜和父母相聚的时光吧。

本文由必赢体育官网发布于历史文化,转载请注明出处:写平常小事,情动天下人

关键词: